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ael | 21st Apr 2011 | being

我果真輕易地謀殺了自己,最近聽甚麼歌也再難感動。

一片空白中再打碎。我不認為這是甚麼驚天動地的事。

抬頭望向四十五度前的晚空,一片茂密的樹葉透出華燈,上天下地,卻是這般遼闊開揚。

只是今晚靜靜聽著那些歌,七年來最深刻的感動,竟然沒有讓工作的生活埋葬,都一併回來了。

躺在床上。心碎。觸動。壓抑。崩潰。我還是,總是,經常地想起我的大少。

血液帶著腥甜,微笑帶著眼淚,甜蜜帶著絞痛。

當年的時間,真的是如此無盡頭的無窮盡,終究我是太快把當時忘掉。

這一刻,時空對摺,成為最短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