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ael | 31st Mar 2011 | being

從前認為最幸福的事,抱著大少躺在沙發上白相。

有種幸福稍縱即逝。

愛甚至不是永恆,惟有思念才能超越生死。

大少一直都在,夜幕低垂時,仍然想起,沒有變改。

排遣,排解,如果不能。

全蝕。別誤會,是心,或者更像偏蝕。誰知道,站在陌生的國度時,才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