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ael | 10th Feb 2011 | being

其實我很率性更是任性,只是選擇一種狂妄的表現手法。在失去信心的瞬間,卻總是一點一滴的重建回來,讓人好狐疑呢。

出於甚麼,現在,似乎失去了寫下來的感興。糾結於一些虛無漂渺的閒思。

摺成紙飛機,向藍天送出優美的拋物線。

六年彷彿像一剎,這半年來卻太漫長。我甚至覺得萬劫不復,再也走不出來。做夢也思念著,才更讓我稍一不慎徹底崩潰。

自從那天起,我每一天也數算著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