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31st Mar 2011 | being

從前認為最幸福的事,抱著大少躺在沙發上白相。

有種幸福稍縱即逝。

愛甚至不是永恆,惟有思念才能超越生死。

大少一直都在,夜幕低垂時,仍然想起,沒有變改。

排遣,排解,如果不能。

全蝕。別誤會,是心,或者更像偏蝕。誰知道,站在陌生的國度時,才想起。


tael | 28th Mar 2011 | being

花展已成為每年的節目,雖然細雨紛紛,不減興致。

為了零用錢爭持不下,哈哈,一方堅持不要,還拋下一句「不喜歡有這麼多錢」。不用替我省吃,我自己儉用就可以。

重視的人,所以重視其感覺。

從小幾乎沒聽過甚麼稱讚,今晚聽著昨天飯局的那些閒談,心中自是十分激動。我很喜歡自己成為那似乎不經意帶點不在乎的主題。那輕描淡寫的一句,就是我所重視的。如果知道我的紫微命盤天同化祿在哪宮,便會明白。

沒有甚麼原因或想法,只是,單純地,我重視最重要的你們。

你的身影,總是為我帶來最大的快樂,興奮地在餅店外團團轉,甚可愛。都說你是我的吉祥物,所以要時刻帶在身邊,嘻嘻。

雖然累,但快樂。果然,我的快樂不是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而是在某些人的快樂之上。然後,你問我某人快不快樂,我就知道,世間惟有你懂得我。


tael | 17th Mar 2011 | being

今天的心情很突然。一睡不醒。對,突然想念那首歌,一瞬間回到六年多前的心情。

我想念的,竟然真是歌的本身,雖然明明隔天便會隨播到這首歌,但今夜特意的按下播放,有種時光的錯摸。

突然想,不知道六年後再聽今天的另一首歌,會否是相似的觸動。

六年前怎能想像今天的光景,白雲蒼狗,我看到閃逝而過的那束光芒。

六年前不安定的自己,原來是為了安定今天的自己。


tael | 15th Mar 2011 | being

想了很多,卻雜亂無章。若問舊恨新愁,只道逝者如煙。

聽到你的聲音,一顆七上八下的心總算安定下來。我真的一點也不關心人的死活,對人無情,對物有情。誠然像V稱讚我及她自己,做得很對,與其自討沒趣,越想越沒趣,或者像某人說,記得就別對他人太好,不記得就待別人好點。

遠離塵囂才是正道。

臥病在床,又重看衛斯理,隨手拈來的是《前世》,依舊好看。迷上用手機讀衛白,實在永看不厭,每次看都會有全新的體會,魔力魔力。其實明明家中有一整套衛白,硬要看電子版,哈哈哈。

我似乎總是如此專一而固執地喜歡一位歌手一套小說一齣電視劇,笑。明明告訴自己該好好看完原振俠,卻總是很快回到衛斯理中,笑。

白素不是我鍾愛的女主角典型,外柔內剛,當然我喜歡素,但我更喜歡衛白一對。趙敏才是,陸依萍才是,外剛內柔,愛恨分明,對生命充滿熱情。其實我近年早已把衛白當成愛情小說來看,哈哈,這對夫妻,賞心悅目之至,雖然晚期故事像設想多於小說,但年紀大的衛越來越小男人,超級可愛。

每次再讀衛,總是驚覺,這套書的影響對我太巨大了,無法置信。

看來似乎連擇偶也都影響了一點——這是本末倒置了,那是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男人,才會喜歡看衛斯理。精確點說,我喜歡那個男人,才會喜歡這樣的男人,雖然我當時仍未認識那個男人。


tael | 12th Mar 2011 | gossip

對於V最近的遭遇,我很明白,卻也無言。這淌渾水,跟五年前的那淌,骨子裡其實相同。

只是有些人湊巧同名同姓吧,你口中的P,跟我口中的P,嚴格來說名字也不一樣,只有去氧核糖核酸相同。不是嗎,P在你們面前用的這個名字這副嘴臉這些形象,而在我們面前擔當的卻是純情得不能再純情的小女孩,活脫脫是人格分裂最完美的示範。

其實我不恨P,一點也不,本來偽裝自己就是生存的本能,跟不同的人產生不同的火花,因此展現不同的自己是理所當然。但我直到那天才切切實實明白到,這個她跟那個她,都不是許多面中的其中之一,其實,所有都是虛假的。

我們的相處,徹夜聊天,瘋狂大笑,全然是虛擬的。

P把自己分割得很好,真的,這點我是自愧不如,在如此的老朋友面前也可以半點不流露另一面的自己,甚或是真實的自己,甚至嫻熟的擺出截然相反的姿態,才真厲害。

演員也會投放自己的情感,而P卻可以完全超脫於自己的生活,而我,竟然曾經同情她的寂寞,也真是太濫情了。

連自我的沒有的人,當然寂寞。連自己也抗拒的人,當然寂寞。

當我突然於飛馳的小巴上想明白這一切,就只是笑笑,繼續聽我的歌。

原來我已做到不痛不癢,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