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22nd Oct 2010 | being

下班爬山回家,四野無人。初秋,肅殺,使我的心情好低落。

想念在這微涼的晚上,擁著的幸褔。在這樣靜靜的,一起度過美好的長夜。

原來,我是如此的寂寞。開始習慣現在的生活,但還是寡歡。

一如往昔,義無反顧。


tael | 21st Oct 2010 | being

又跟V吃飯,十分愜意。聽著另一個事實,吃著葡國燒豬,我笑,但帶著唏噓。

還是老樣子,還是,可以從眉梢眼角,看出那人的低蘊。我唯一後悔的事,是明明知道有種人不容易對人敞開心扉,我卻狠下了心。但作為獅子王族,我實在無法忍受被欺瞞。

試探,小心翼翼,或者我們都幻想,但又太過理智。


tael | 17th Oct 2010 | being

微涼的天氣讓我的心情一蹶不振。然後窩在家裡,失去一切動力。

就這樣,腐敗至死。

看著那些嘴臉,竟是如此醜陋,一陣噁心,想吐。

我的理想主義,原來早已把自己推進無人之境。

想乘著風,聽著後山傳來的沉穩節奏,縱身,跳入那巧妙絕倫的漆黑之間。


tael | 16th Oct 2010 | being

誰說愛裡沒有傷害,但傷害過後會治癒無聊的躁動。

一兩句好聽的說話,一兩份窩心的驚喜,滿滿的都是快樂。

只要知道我的無聊我的吃不下我的悶倦,就會乖乖的呆在那裡。

我的躁動來自我的與生俱來的不確定性,害怕被忽視,然後總是張牙舞爪來否決不安。

好大聲的心事,那一剎,所有,都是值得的。


tael | 13th Oct 2010 | being

有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戴上耳筒,流進思緒的,竟然是如此熟悉的旋律,卻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上昇星座是人出生時的面具,我看見很多虛偽,更多笑面迎人,更多的欲蓋彌彰。

如果可以卸下心防。

但咄咄逼人卻沒誰受得了,連本人也都感到索然無味了。

讓故事終於那時。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