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17th Jul 2010 | being

自出娘胎而來頭一次離家這麼久,整整一個月。

出發前,手指替我擋煞死掉,天公於我出門時推出滂沱大雨。最厲害的,還是邪死了航空公司的系統,足足延誤了超過一小時。

安靜地窩在自己的座位,睡覺、吃喝、聽歌。

想。思緒飄回香港,飄回過去。那些歡笑那些眼淚,我快樂同時感恩。

我是矛盾的獅子水瓶,喜歡獨處的我,卻異常地戀家。二十四年來,也是時候試試獨自上路的滋味。

看來,其實我是挺樂於其中,不知怎的,好像有種與天地同在的氣魄。

順利抵達轉機場,機門神奇地與地面連接不到,空姐實況報到搶修情況,被困機倉數十分鐘。呆站排隊過關一小時,明明睡了十小時,卻因為時差的關係極睏。本來三小時的轉機時間,最後還是落得疾走機場,十五分鐘前才登機的結果。

要好好享受這次旅程的一切。


tael | 16th Jul 2010 | being

離港前最後一天,如常跟我的V吃午飯。在中環的美味咖喱屋,與十二年前禾輋小吃店,物是人非,情懷依舊。

這世界因為有你的率真而美麗,真的。

我是不明白,我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陷進那種虛幻的狀態而不自覺。是眾人皆醒我獨醉,但如此活著對於我來說真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根本沒有活著,只是生存著,仰自己的鼻息。

這會是個無眠的晚上。執拾、執拾。因為某些原因翻開了中七同學錄,對自己寫過的東西忘得一乾二淨。或者就不是我寫的吧,如果沒有從零三年至今的拼貼證明,其實我很懷疑那個究竟是誰。

活過一天,忘掉一天。

那時的我,那些憂愁那些想法,是那麼的獨有於十八歲的我。我還是感激那個自己,那個一直努力突破自己的我,相信天堂之後的不能是輪迴,只能是永恆。

直至此刻,我依然不間斷追逐著心中的天塔。我常常抬頭一看,雖然刺眼,但那個陽光勾勒出的輪廓,很美。

第一次細讀老師們的感言,竟然有種莫名的戚戚然。

你知道的,到頭來,我的活著,只需要平凡踏實的享受生命中每分每秒的悸動,和那最真最美的共鳴。

我的意識流,謝謝你讓我知道,我確實安然無恙好的活著。


tael | 10th Jul 2010 | being

見到那個巧克力蛋糕的第一眼,我就想哭了。

你知道的,我所追求的既簡單又難懂。

細心只是性格,真心是愛。從前到現在,都是如斯美好。

我的心中有個微細的地方,是我的命門,可以不顧一切,可以奮不顧身。

這三年的時間,每當我們分別,在那茫茫人海的車站中,只有那個人,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對,我眼中只有那個人,一直都是,只有那個人,能讓我傾心。

幸褔是,聽著那個人跟爸爸討論著六吋和十吋的二次方乘以高度,而媽媽在一旁重覆著那巧克力有這麼多層次。

我莞薾。

你都知道的。簡單卻難懂,普通卻難得。

平凡,卻難能可貴。


tael | 5th Jul 2010 | being

自從中學畢業後,衍生了兩個平行世界。

同樣的人,相似的遭遇,不同的現實。

我以為那個世界死了,卻冷不防於夢中再續。

回到現世,勾起的,竟然是那一連串的欺瞞與謊言。我其實慶幸,這一直是個隱性的世界。

時光倒流至謝師宴的滂沱大雨晚上,那夜的燈光,那夜的街道。

那是一個開始。

我知道,自我清洗的系統總是沒由來的忽然啟動,讓這些那些消失於腦電波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