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27th Jun 2010 | being

逛逛街,回家飄浮。啥都不想幹,卻很滿足這樣的聊勝於無。

對於我來說,這樣的生活實在美好充盈。

現在的記性不好,對以前的事一概記不起,只是偶然某些片段從隙縫間流出來,很有趣。譬如,沒由來想起那個累了一天仍要走四十五分鐘尋找一碗拉麵的事跡,很可笑。

我覺得自己的理想主義一直都在,我孜孜追求心中的通天塔,傷痕纍纍卻快樂得要緊。

不是嗎。只是從前以為自己不切實際,因此替那些疑似的存在扣上可愛的帽子。然後當想像的現實破裂到一個地步,我不得不正視,決斷的逃離那些讓我深受打擊的人和事。

我把一切想得太美好,好讓自己心中的國度實現於眼前,其實是因為我不相信這樣的烏托邦確實存在於人間。

跌宕起伏過後,今天,我忽然感悟,當我如此真實地感受到生活的美好,那我的理想主義並不虛無。這幾年來,學懂認清自己最真實的感覺,誰讓我快樂,誰讓我氣結,我就順著自己而走好了。

這才發現,心中的理想國,一直在心中。


tael | 6th Jun 2010 | being

關於男子氣概,其實十分抽象。

某人很可愛很認真,然後我費盡唇舌幾十分鐘也都只是白費力氣。

最近經常被父母「罵」,很無奈。罪行包括,禁止某人進食,命令某人做事,允許某人贈送昂貴物品,不懂拒絕某人請吃飯,諸如此類。

不得不疾呼:「我控制不了他呀呀呀。」

如果這個男人肯聽我的,我也不用如此苦惱,及就算囉嗦得老人院也不肯收,也只換來對方一句「好的,我再看看」來堵著我的嘴巴。

問題是這個男人太大男人,硬碰硬的情況下,強悍如我也都甘拜下風。

就好像V訝異於我那句「你決定吧」,但電話裡頭其實一秒不耽擱回應道「已經決定了啦」,直接使我這句被旁人下了個註腳「很酷」的話作廢。

就這樣,我繼續我的太陽獅子張牙舞爪和金星處女碎碎念,某人是一貫的太陽水瓶我行我素與上昇天秤深思熟慮。

我承認我犯賤,乖乖的犯賤。


tael | 5th Jun 2010 | being

有人說,睡著了的男孩,像個小孩。我卻覺得,是一臉的純真赤子,引起那股心酸。

一個男孩願意遷就喜歡的人,是件好事,當然要他心甘情願。

我又何嘗不是死心塌地,哈。我只知道,世界真的很美好,真實地美好。


tael | 3rd Jun 2010 | being

與其說是一種感覺,不如說是一種味道。

或者,是一種氣味,比觸感來得強烈和深刻。

你看見影像,還是聽見聲音。是有畫無聲,吧。

在那湧動的一瞬,我忽然覺醒,只要能克服橫空出現的浮士德,就昇華了。

深沉的大海,明浪暗浪,相忘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