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25th Apr 2010 | being

「男人都喜歡女人沒腦。」

「沒腦的女人很難溝通。」

「但聰明的女人很難駕御。」

坐在中間聽著以上對話的我,被輕輕拍了一下後腦,像隻溫馴的大貓。


tael | 20th Apr 2010 | being

平平無奇的旋律,偶一不慎,竟是如此觸動人心。

沒有人會想到今天會變成如斯模樣,不是不想,只是不忍去想。糾紛其實不算糾紛,因為從此以後,再也沒有糾纏下去。

我贏了,卻只能是慘勝。我悲痛同時快樂。

十年。時光倒流,也原來真的是十年前的事。

是白費了,白費了熱血的說話,白費了熱情的擔憂,白費了熱烈的真心。

只要無悔,也就別無所望。依舊恨,恨別人的幼稚,恨自己的絕情。

既愛又恨,才是最真實的十年。


tael | 18th Apr 2010 | being

身體的毛病一下子浮現,累。

越來越不喜歡那些不顧別人死活的人,我沒有往昔的閒趣來伺候那些人。

最近,我很不明白自己,有些事情,我竟然懶得去多想。對於故人,我不屑,我鄙視,我冷嘲,我熱諷。

我知道自己心裡有些不切實際的念頭。

週末,那個一直沒變過的我,就回來。

我喜歡這個千瘡百孔的自己,至少真實。


tael | 1st Apr 2010 | being

今早在地下鐵,聽著那些老掉牙的歌,心裡湧起一種難過。

久違的感覺。我知道得太多真相,已不能回頭。

想念你,我的V,只有你會懂我的感受,說到我的心坎裡。

是唏噓也是難過,我需要反芻,才能繼續匍匐前行。

現世是羈絆,更是桎梏。

有時候會因為忽然聽厭了一首歌而感到徬徨。

從十八歲到廿四歲,把這六年拆開瓦解,竟然也只是一地碎片,沒有半璧完整。

我們經歷了甚麼,只有我們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