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6th Nov 2009 | being

很多年前在文華吃著芝士蛋糕,我們說,以後大家都在中環上班的話,忙裡偷閒一起吃個下午茶,實為人生一大樂事。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約會。今天,這個當年的短期目標已變得年代久遠,但我始終兌現了承諾。對象,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不過,絕對不是你。

當年太純情,以為朋友就是如此。其實不,你根本不可能是我人生的知己,是我太天真,一廂情願。現在的我,當然慶幸自己早已離場。

我是感情動物,愛恨分明,身邊的人,不論家人朋友,付出最強烈的感情。

付出,受傷。

所以我喜歡聽悲歌,因為沒有狠狠愛過,讓自己受到傷害,那不算愛過。我愛過很多人。自從三年前,我開始吝嗇說這個愛字。那一夜,那些短訊,那何足掛齒的捧餐,是一份遺失已久的愛。

見到你的落寞和難過,為你痛心,我也當然愛你,我的V。隨便談起那樁愚不可及的事,當時我憶起更早以前同樣的事,而你,居然與我思路一致。

我痛恨自己冷眼旁觀,但只能如此明哲保身。雖然我老早認清這個事實,但,至此我終於能接受這個殘酷的真相。我們的世界,是決裂了,一道無法勉回的鴻溝。

對,我蠢,但我但願自己繼續這樣笨,因為我好喜歡這個自己,也好喜歡這個你,V。

慶幸自己當年做了最正確的決定,感謝那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