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12th Sep 2009 | being

女孩細細端詳面前這個男孩。熟悉的臉龐,深邃的眼眸,嘴唇微微掀動,寫意地說著一些閒話。女孩忽然不懂,她為甚麼愛著這個男孩。驀地抽離所有愛慕,男孩一剎變得陌生。這不是驚醒,只是一種深刻的反思。

愛嗎。女孩知道愛,卻總是在那甜蜜的溫存間,掠過一陣陣不安的悸動。所謂幸褔,更像是女孩給自己的定位,當女孩嘴裡吐出這兩個字,只是依樣替迷惑的心扣上一頂美麗的帽子。

對了,為甚麼愛呢,若說不為甚麼本身也是一個盲目的原因,女孩只想思索一個簡簡單單的答案,讓這份愛得到實在的附體。

對了,為甚麼愛呢,為甚麼是愛著男孩呢,為甚麼不是別人呢。女孩願意相信命運,男孩是她命中註定的,可是,女孩又覺得,要是這樣,他倆的愛也只是命運可笑的產物罷了。

「吃這個好嗎?」

男孩喚著女孩,他們之間專用的暱稱,總是充滿著寵愛與憐惜。眼波流轉,全是綿綿的愛意。女孩的嘴角不由自主向上,酸酸甜甜的,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

女孩把此刻定格,延伸到心中的永遠。

這份愛,一直附生於這種反射式的甜笑。心動的感覺,一直都在。女孩想,面前這個男孩,是真愛你的。他是你的心之所繫,情之所鍾,命之所託。


tael | 8th Sep 2009 | being

最後,我沒有報復,沒有計算如何還擊,沒有盤算如何懲罰。縱然愛情是場角力,卻不用鉤心鬥角機關算盡。

我不喜歡你的幼稚,不喜歡你的脆弱,可是我卻喜歡這樣的一個你。所以我也只能甘之如飴。

說甚麼愛一個人就要愛他的缺點絕對騙人,接受、理解、體諒、包容才是正道。前者是盲目的愛,失去自己的愛,不是大愛。

以後要關上最後一扇門的時候請想想,如果不願伸出手來,我們只能一起沉淪地獄。無論怎樣,痛苦,受傷,生氣,沮喪,灰心,也要把手張開。

你知道的,我相信你早已超過相信我自己。我也會,留一扇天窗,讓我們回到天堂之門。

我以為仰賴只是種習慣,但原來,它竟是糾結的存在。

我不想迷失自己,我問,但我究竟在哪裡。我不在自己那裡,我游走於我們之間。我還是我,我擁有自己,我更發現我是我們的共同體。

我們,因為兩個我,才能成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