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31st Aug 2009 | being

欺騙,背叛,出賣。

九月來臨,我吐出這三個詞語。我以它們作結,真正的終結,從此以後,我們互不拖欠。我也覺得自己很死心眼,到現在仍然放不開。但那是我最珍視的一段歲月,我一手摧毀。

是嗎。我恨過吧,可是,這刻的我頓悟,這是命。我割捨不得,卻又無法再次擁有,惟有把一切封鎖於心底,讓它黯然逝去。

今天,我忽然把那個破碎的自己找回來,重新拼湊出真正的自己。

一個完全整合這五年的自己。

對,我又變得不一樣了,反芻過後,煥然一新。讓陽光射進來,照遍每一吋地方,再怎樣痛苦,陰影卻已不復存在。

好久不見,不,是初次見面。


tael | 6th Aug 2009 | refresh

其實我對所謂畢生難忘的會考放榜印象已模糊。

雖然只是那短短數年,但進大學以後時間的巨輪忽然以光速轉動,曾經深刻的記憶也被更多更新的經歷覆蓋,只餘下一些殘留的勾勒。

放榜前的晚上,我們相約吃飯,相片紀錄了時間地點人物,但究竟我們談過些甚麼,卻是天曉得。飯後我們以麥旋風代酒,舉杯預祝我們會考成功,傻氣得很。一直到現在,每次我也只會點曲奇味麥旋風,而愛吃聰明豆的E,每次也會以為我跟她喜歡同一口味。回家的路上,跟從中一就認識的Y同坐普通巴士,八月的晚上,縱然沒有空調卻出奇地涼快,而從來不太熟絡的我們也出奇地聊得高興。我們四人以為這晚會失眠,早已決定通宵傾電話,怎料個個都累得要命,說不夠幾句便倒頭大睡。那幾年,我們似乎特愛學古人秉燭夜談,E和P是我的最佳拍檔,我們總是有無盡的話題去盛載我們無盡的歡樂。久未有如此雅興,是老了吧,更何況我和E都沒有太多的話要說了吧,而我跟P更是多年不見。

到現在我仍然不懂為甚麼非要在禮堂派發成績。把二百個忐忑的女孩男孩困在同一個空間, 等候時面面相覷,互相影響大家的情緒,這根本是處心積慮的虐待,道理跟打呵欠沒兩樣,就像幼稚園時一個娃子嚎哭,其他的娃子受感染也跟著放聲大哭,哭聲直上九重天。那天我本來很鎮靜,身旁的K卻害怕得發抖,我不但安撫不了她,反而也跟著七上八下起來。等了廿多個同學後終於輪到我,緩緩趨前,在名單上簽名,班主任笑著說我考得不錯我都沒聽進去,只覺得一顆心都要從喉嚨鮮活蹦跳出來。接過成績單,轉身一看。啊。出乎意料的好。

醞釀了許久的情緒終於爆發,眼淚流過不停。好友中我是第一個領取成績,大家一擁而上,都說考得這麼好哭甚麼呢,可我就是因為驚喜因為年多的努力看到成果而喜極而泣。結果我們幾個都考到很不俗的成績,除了K。自此以後,不能原校升讀的她一直避開我們。原來在那極樂的一瞬間,我失去了一個朋友。那是我很久以後才明暸的道理,上天真的很公平。

還記得副校長看我哭得這麼兇,走過來正要安慰我,才曉得其實我考得很好。在校內一向不顯眼的我,讓很多不熟悉我的同學跌破眼鏡。我沒有半分吐氣揚眉之感,反倒認清了這世態炎涼,臉上混合苦笑與冷笑。誰要炫耀這些呢,我慶幸自己從來不是你們心中的好學生。

這幾年下來,杖著這個不俗的會考成績,無論升學找工作都挺順心順利。會考當然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說不重要絕對是騙人。成績不好固然不會前途盡毀,但前路很大機會將會曲折崎嶇得多,這卻是不爭的事實。

會考放榜的季節,又是回憶蔓延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