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31st Jul 2009 | gossip
你掃視手提電話的通訊錄,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誰又是你此刻心中能傾訴心事的朋友。

那天我們感嘆,我們總是以為自己有許多朋友,但直至寂寞空虛來襲,方知沒有誰能當你真正的知己。你需要的不止是歡笑,你更需要眼淚。

那次你工作上受了挫折,一向自閉的你,忽然想找個朋友聊聊天。A君仍在加班不便打擾,B君每次只會打個哈哈說你庸人自擾,C君老是愛理不理叫人心灰意冷,D君有點眼紅你的事業說沒有心存芥蒂是騙你的,E君依然純真如昔卻一直無法與你交流互動,F君會熱心替你設想辦法但你除了感激以外只有無奈掛線。你再次嘆口氣,關掉電話,心情更加惡劣。

你擁有很多朋友,朋友們也都是正直熱情之輩,但竟然在你最落寞的一刻,你不知道該找誰。心裡透出一陣悲哀與悲涼,一樁心事,只能藏在心底。縱然你們是真心的交朋友,在這群真正的朋友裡卻沒有任何一個是此刻你最需要的知己和知音,這才是最難過之處。

你輕輕的跟自己說,睡醒以後,便沒事了。你明知道這句話應該是個問號不是個句號,可是你學聰明了,不,是學蠢了。


tael | 29th Jul 2009 | being

我曾經走在時間的迴廊,只看到繁花似錦,卻看不到盡頭。那年,我們恣意地大笑放縱地叫囂,而那個固執而倔強的我,死命抓下所有思緒,孜孜地把當時的自己轉化成一段靠著一段的文字,順著標點的運用彷彿觸碰到落葉在身後飄過的路途。

是何時,你說疲倦了,你說懶惰了,你說,你沒有了那種把自己投影於二維空間的慾念。

很想寫些甚麼,像那年永不枯竭,一直吃力地寫下自己。但我更發覺,我刻意替自己製造平靜,讓思緒一如往昔地翻滾, 只是切斷了對外的窗口,把一切留在自己體內。我學習不聽不聞,裝著漫不經心,漸漸也真變得漠不關心,冷笑冷眼冷血。

我始終想寫些甚麼,卻默化自己廢掉那些迷走的神經。因為這樣,能活得輕鬆一點,我想。或者,只是一個自我安慰的下台階。但又怎樣,我已走到這明媚的中庭,回頭是參天的古樹,漫天紅葉,遍地只剩破碎的步伐。

我一直想我究竟為甚麼要脫離以前的自己,來到這陌生的國度書寫關於這個異樣的自己。我刻意孤獨,我目空一切,我放逐那個熱情的自己,把孤高的自己流放到這應許之地。

這是為了甚麼。

或者我想留住那個真正孤獨的自己,我把那個我鎖於體內,卻狠不下心殺死那個自己。

以後,這裡,就忠於那塊土壤,不想別人,甚至不想自己,讓我出走,走到那片花海裡,朝著天,閉上眼,印上一個淺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