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30th Jun 2009 | being

正式告別學校。拿著畢業證書,心裡還是有種激盪。

離開學校的路上,五年了,當時走過來,依舊歷歷在目。對學校的感情並不強烈,只是,忽爾覺得這五年過得很快很快。

在我心裡,對周遭的印象,似乎仍然停留在那個促狹的空間裡。

我失去了很多。我失去了那個強烈尖銳的自己,那個對一切都抱有教人吃不消的熱情的自己。那個重感情的自己,總是不停被理性的自己傷害,一直退守至此刻如此荒涼的境地。那個直腸直肚心直口快的自己,吃過太多苦頭,學會把所有說話變成腹謗,臉上掛起一派漠不關心的模樣。

對,那個熱情的我,快沒有容身之處。是我殺死了自己,那個原我。超我因為這五年的經歷,變得太強大,慢慢扭曲自我。難怪我最近,老是找不到熱情,找不到衝勁,找不到自我。

我失去了很多很多的自己。我也失去了很多很多的朋友。沒有後悔,但,真的,也有內疚。我實在無法想像重遇會怎樣。如果那天我最後碰上你們仨,我會笑著說聲「嗨,好久不見」。如果你會找我道別,我會笑著說聲「好」。

這個我,太可怕了。

我在尋找的自我,在你們面前,應該在臉上如實反映心中的不屑。不是這樣的。太可怕了。回不到,回不到當時了。我得到甚麼。我得到了兩張證書,理想工作,和另一半。

我曾經以為,我失去了很多,得到了更多。原來,不。

我得到了很多,但我失去了更多。失去就是失去,無論你得到更多甚麼,失去了,是無可挽回的事實。

這就是成長的代價,我笑著,我是終於明白了。


tael | 20th Jun 2009 | refresh
因為打算去紅磡那邊覓食,勾起了很多關於土瓜灣的回憶。

小時候每次去土瓜灣探望外婆時,都要在悶熱的車廂裡呆上差不多一小時,對於幾歲的我實在是吃不消。我仍然記得窗外的風景,機場啦,宋王臺啦,九龍城的上空總是忙忙碌碌的。還有印象最深刻的紅蘋果市政大廈,和那幢每次經過也都要死命閉氣的屠房。對,就是現在的牛棚藝術村,可是在我的心裡,那裡始終是屠房,跟藝術扯不上半點關係。就在屠房關閉的時候,外婆也差不多搬走了,那股可怕欲嘔的屠房味道,那座諱莫如深的建築,似乎一直都是我一段鬼魅般的記憶。

七歲那年夏天,我曾經在美景街外婆家住了兩個月。味蕾的記憶裡,有很好吃的巧克力麵包,有很豐足的茶餐廳早餐,配以一幕幕缺角的映象,齋舖、豬肉檔、雜貨店等等。進了大廈,爬上樓梯,總會碰到那位保安伯伯,那個目擊著我們的上一代工作、結婚、生兒育女的老伯,奇怪的是,我仍然清晰地記得他的樣子。

更奇怪的是,外婆家的陳設用品,小至木柄大至書桌,我全部都記得一清兩楚,甚至伸手可及。白色的膠碗,每隻均於碗底印上不同的圖案,小孩子的樂趣便是猜猜今天是甚麼圖案。坐滿一整桌子吃開年飯,看大年初二的煙花直播,然後將近子時才離開。去巴士站的路上,兩旁總會放著一個個用麻布蓋著的盒子,直至後來,我才知道這裡面全是活生生的蛇,反而已經不懂得害怕了。最恐怖的其實是那條後巷,黑壓壓的,濕漉漉的,全是污水。在那裡我見過太多碩大的死老鼠和活老鼠在腳旁出現,那時卻一點也不覺得可怕。

有時也會探訪住在附近的誼祖父母,那款拉閘升降機絕對是經典,機內的門是一道手動的鐵閘,很有趣。當然忘不了那鍋香噴噴的茶葉蛋,蛋白和蛋黃的茶香都這麼濃烈,沒有任何地方能吃到。老一輩的巧手,都失傳了。

海心公園的印象相對模糊,但這個名字,一直都覺得很美很美,老覺得跟土瓜灣格格不入。今天上網查一查,發現是因為那裡的海心島像土瓜而得名。對,其實兩個名字都很美。

在我出生前十數天我們便正式搬離了那區。但從沒有在那裡住過的我,對土瓜灣的感情卻很特殊。或者是因為上一代與這區的聯系,或者是耳濡目染下的親切,土瓜灣對於我,是既熟悉又陌生。上一代從內地來港後便住在土瓜灣,父親一家,母親一家,所有的親朋戚友都是聚居在那些「環」字起頭的街裡。街名聽得多,自己卻只路過數次。就像那架5C巴士,我已經不知聽過多少次,也只是乘搭過一兩回。我不認識它們,卻總是在自己的身上找到它們的痕跡和記憶。那是一種很特殊的關係吧,我想,我的根,遺傳自土瓜灣。

是的,地瓜是我的根。


tael | 15th Jun 2009 | being

我真是變了,沒有激動,沒有熱情。我想以前的我會毫不猶疑直斥其非。

現在我選擇在心中嘿嘿的冷笑一聲,聳聳肩。

從前的我?我想我會熱烈的表達意見,把一切往自己身上扛。

對呀,天真地以為人家沒有我不成。天真地以為自己有多重要。天真地以為自己的意見有多好。天真地以為自己幫上了忙。

當你的熱心換來別人的輕蔑,任誰也會學乖吧。我越來越不像獅子,我越來越像水瓶了。是學懂保護自己,免受傷害吧。我有時,還是挺懷念那個年少無知的我。可是,我早已不再是初生之犢。熱情仍在心裡,只是無處值得我褪去保護。

這是一種孤寂,吧。從前的快樂是如此直接而強烈,呢。


tael | 10th Jun 2009 | being

沒覺得可惜,我們只能順應天命。

不會主動的原因不是覺得自己全對,而是不想讓自己失望。

一點也不可惜,很多事情非人力可控制。我相信緣份。既然無緣,何須嘆息。那時我有珍惜過就夠了,無憾亦無悔。

今夜是久違了的談心。可惜不是你們。


tael | 9th Jun 2009 | being

已過了許多年。我們終究不是當年無知的我們。

但原來這一天的來臨是如此的不快樂。

我追著自己的尾巴,在原地轉呀轉。身後一切隨光速扭曲,我伸出手來,只有一陣天旋地轉。

對,最近我不快樂,因為我懷念從前。五年前的我懷念八年前的我,現在的我懷念我的五年前,諸如此類。

追不回來,找不回來,只能默然。

不知不覺間,一切一切,早已消失於浩渺。但那時我是如此無動於衷,不知道這一切正在加速的消逝。現在的我回看,竟然半點痕跡也沒有留下來。

可怕。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