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29th May 2009 | being
在夢中,你把一切委婉的前因都告訴了我,我想,也是來個了斷的時候。

最近對這一切,只覺得異常疲倦。這是現實,對,現實,磨人的現實,我能否有一秒鐘逃離這個現世?很煩人,很嘈雜,讓我,只有一陣倦意。

雜亂,無章。

我要像往昔一樣,一直以來,以最誠懇最坦誠的心,去面對自己。似乎我們都很愛替自己找麻煩,本無一物,何苦被皮相迷惑?


tael | 28th May 2009 | being

你討厭長大,然後,五年後的你,忽然追趕著過去的尾巴。

你常常說,過去的自己不會消失,只是構成現在的你。但,你發現,從前的記憶,正在一秒一秒的消失。

你記不起從前的一切。

那些曾經如此深刻的一切,那些歡笑,那些心痛,那些眼淚。連你以為不會泯滅的感覺,也都一併找不回。

啊,找不回,那一切一切。

事實上,你真的失去了那一切,徹徹底底的失去。直到此時,你才驚醒,可是,從你放手的那一剎那,便註定回不到當時。

你驀地想起那幾句話——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

你不怕孤獨,但你終於明白了,甚麼叫寂寞,甚麼叫空虛。

空餘恨,空餘愛,還是,空餘空。

終究,你的空,因為苦苦執著這個「空」字,而從來都不是空。


tael | 26th May 2009 | book

也不知是第幾次重溫衛斯理了,作為忠實衛迷,定時溫習似乎已像生理時鐘一般規律。

對,沒有白素,就不是衛斯理了,所以每次我一定跳開《鑽石花》,而從《地底奇人》一冊開始重溫。早期的衛斯理小說連載於明報副刊,首版已追溯至一九六三至一九六四年間,修訂成書則是一九八六年,作者並對原文作了刪改。 此書曾以《紙猴》一名出版,往後統一為原名《地底奇人》,而《衛斯理與白素》實為《地底奇人》下冊。

當然,客觀來說,這部書其實寫得平平,畢竟年代久遠,沙石稍多,而某些情節顯得冗長拖沓,像是年少氣盛者加插大量枝節以顯威風。或有死硬派始終喜歡所謂科幻,此書既無甚麼科學幻想,甚至像近代武俠小說多一點,故事上並沒有多可取之處。

不過,身為衛白忠實支持者,下冊的名稱 《衛斯理與白素》已點名一切:這是衛斯理與白素的故事。小時候第一次看衛斯理,從第一冊看起,越看下去越不喜歡衛斯理,而更無法理解為甚麼白素竟然會喜歡上這樣一個人,衝動、不成熟、自以為是等等,太多太多缺點。轉捩點是《頭髮》,衛斯理停了六年後,往後的衛斯理成熟了許多。有些人不喜歡那個老了的衛斯理,但我覺得小說的角色合該有他的生命,骨子裡的根本性格一樣,只是處事行為換了個選擇。年歲漸長,就像這次重看,終於明白美麗聰明、心思縝密的白素為甚麼會對衛斯理一見傾心,就是那一點點的所謂不完美才讓人喜愛。或者我們覺得白素比他出色,那又如何,天下間出色的人何其多,這樣擁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和魅力的人卻是獨一無二。愛他不是因為他如何出色,或者一開始是他的出眾讓你對他產生好感,但只有那種獨特性才能讓你愛上他,所有的缺點仍然是缺點,但在你眼中卻都是可愛之處。我總覺得,衛白比一切的愛情故事都要動人,既是幻想,卻是真實得讓我心中暖暖的。

衛斯理的小說對我影響甚大,像對事物的看法,就是深受其古怪想法的啟發。對於我來說,這從來不是甚麼科幻小說,而就是一個直教人著迷的世界。

衛斯理系列2:地底奇人
衛斯理科幻系列2/明窗出版社

衛斯理系列3:衛斯理與白素
衛斯理科幻系列3/明窗出版社

tael | 17th May 2009 | being
意圖明確,動機成謎。

意圖是理性,希望是感性。即使多麼不情不願,我們卻又是如此清楚,結局只能有唯一一個。

你不想失去我,可是你明知道這樣做,最終會失去我。

我不想失去你,可是我明知道這樣做,必然會失去你。

我們都知道,我們都明暸,但我們似乎沒有選擇的餘地。因為,縱然心中多麼不捨,感情或許依舊,但再也回不到當時。時間變了,世事變了,結論就是這樣簡短鋒利。

我們,都不是一時衝動,所以,我無從後悔。


tael | 14th May 2009 | food

認識雲興隆小廚,是從零七年《飲食男女》的專題。

一間位於牛頭角下邨的殘舊冰室,一個於沙士期間為生意奮鬥的故事,讓我對這小店倍添好感。

這是一煲生於瘟疫的美味煲仔飯,亦成為我對快將清拆的牛下一個美麗而縈香的回憶。

我相信在香港有許許多多好吃的煲仔飯,但雲興隆那煲不太濃重不太油膩的煲仔飯,配上煲身煲底那層薄薄的鬆脆飯焦,是我心中最美好的煲仔飯。

僅僅是因為,我生命中的第一煲,便是那裡的咸魚魚腩飯。鮮滑的魚腩,梅香的咸魚,要多滋味有多滋味。其他如蒜蓉蝦乾鮮魷飯、北菇滑雞飯甚至窩蛋牛肉飯也是一樣的滋味。

好吃的煲仔飯,是需要耐心的等待二十分鐘。就等一等,坐在那舊時模樣的冰室裡,享受一陣四十年來的氣息。

美麗的老闆娘很友善,就算不是熟客,也能感受到濃濃的人情味。除了慕名而來的客人,也有些街坊街里,開一支紅酒,叫幾個小菜,便是一頓富足的晚餐。

作為小廚,除了煲仔飯,其他的菜式像冰梅骨也很不俗。特別推介魚湯雜菜煲,用料十足,讓嗜魚湯的我再三回味。

喜歡雲興隆,不單是我對牛頭角下邨的投射,更因為在某年某月某日,我們吃煲仔飯的身影,被採訪的雜誌停格在永恆。

雲興隆小廚
牛頭角牛頭角下邨14座地下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