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17th Apr 2009 | being

又是一個原我跟超我的戰爭。

這次我得不到自我。我只得到一地零碎的原我和超我。超我控制不了原我,超我壓仰不了原我,所以我又找不到自我。

超我又想冠冕堂皇,原我又想滿足私慾。兩邊不討好。

我突然發現這也是獅子跟水瓶最原始的鬥爭。

你們好,多重性格的自己。原來,我有很多個自我。

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