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31st Dec 2008 | being

你是終於明白昨晚的所有情緒都源於那個案發現場。

下著滂沱大雨,撐著傘,目擊街道盡頭開始的一齣戲。我也戲言,我會亂棍毆死人。

心情不好,只想躲在家中不想見人。從前會把一切寫下,現在選擇把這一切沉澱到火光熊熊的背後。從前,對年份的交接份外感慨,現在呢,卻無動於衷了。究竟是我變得無動於衷還是強逼自己無動於衷?我糊塗了。

零八,快樂的,幸福的,甜蜜的。明年,畢業,告別學生生涯,工作,受訓。我既驚且恐。順著時間的洪流就好了。

零九,也都要快樂,幸福,甜蜜,健康。


tael | 30th Dec 2008 | gossip

我不明白為甚麼獅子射手總是這麼投契,看來朋友還是火象星座的好。

偏偏我遇上一個徹頭徹尾都是水的男人。

是日中上環覓食之旅,食物對,人對。意義在於,食物背後的人情味,覓食過程的共鳴,寫意又滿足。有人跟我一樣吃東西七情上面,笑死。

噢,我這個嚮導連小費也沒拿。


tael | 17th Dec 2008 | being

因為八卦,翻開了好些封塵的文物,不禁要問句,本人有說過嗎。

記憶淡了,回憶褪了,可是仍有一種不可抑止的躍動,是那個逝去的自己被刺醒了。刺痛,竟然一點快樂也記不起來。

我不是不想說,也不是逃避,只是無從說起。現在的我總算明白了那年的我,而當時的零碎觸感也終於兌現眼前,那又怎樣呢。

真的,像這刻,又怎麼樣呢。

你說時間真有流逝過嗎,竟像對摺的宇宙,點與點時空交錯地於躍動的一瞬相遇。我以為我喪失了往時的觸感、舊時的熱情,但原來只是歷劫的我已被送進一個久遠的境地。我不是沒有那時的一切,只是我學會把一切濃縮到巴士上那個跟自己獨處的我。

那個想割離世界卻又於世界中崩潰的我。

很多次很想提起話筒,但我畢竟不是那個我,早已懂得把一切沉澱恰當,連生活也變得流水一般乏味。只有我知道,在戴上耳筒隱身世界的那個小小的空間裡,那個我是如此脆弱卻又珍貴的存在著,呼吸著,看著窗外的風景毫無例外的一直退到身後。

我只是想活得不這樣累。我只是想好好保存一點觸感。

我為著自己的洞察力得到證實居然起伏不定。

沒有觸感,哪來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