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28th Aug 2008 | gossip

整件事實在氣人,安排失當也不是頭一遭,不知所謂至於極點,無端惹我生氣討厭。

撥個電話問清楚有多麻煩?約會搞手就有責任死纏每個人找出最理想的方案,然後盡快定下明確的時間。不知所謂的傢伙每次也只會問問你「你那天有空嗎」(註:不是問「你哪天有空」)便銷聲匿跡,不到最後一秒鐘不三催四請也不告之確實細節,最終千呼萬喚始出來其實已是通知你時間地點,你不喜歡你沒有空你不能來是你閣下的事,閣下請自理,我只能說句「不好意思」。哼,真夠權威,本人沒有反抗的機會沒有選擇的餘地沒有反映機制沒有互動交流,落得的結果不只是約會報銷,更加惹怒我。

天下間不濟的人太多,活這麼久也不懂得尊重別人,不知所謂。

為甚麼我又不去當搞手?因為,顯而易見,我其實沒啥興趣,是對方理虧在前才會作主動,但想不到會弄巧反拙,怨不得人。


tael | 23rd Aug 2008 | refresh
兩年,就在我想重新找找對方時,對方也同時找上門來。

在我們大夥仍未懂得談戀愛的那年,我們曾經以為彼此是最要好的朋友。年歲漸長,矛盾浮現。不成熟不是一個藉口,是你得寸進尺沒有顧及別人感受,也是我太絕情絕義沒有給你留有一絲餘地與因由。然後因為外人的身影,我們矛盾更深,愛恨分明的我受不了這些醜陋,選擇離去。一年、兩年,跟旁人談起那七天我憤恨我受傷我不屑,在情在理我認為自己比你錯得少,無論如何我也做盡了我能做的事。慢慢我淡忘所有那些讓人受傷的情境和對話,甚至遺忘當初發生的一切經過。我只是依稀記得,那年我寫下很多很多感受,最後記憶消殆,感覺亦一拼消失。

曾經以為甚麼甚麼,最後其實甚麼也沒有。此刻回看都付笑談中,只是我們都知道,一部份的自己已經跟從前不一樣,有那麼一個我,遺留在那些被忘卻的記憶中,從此,以後,都不會再記起。


tael | 21st Aug 2008 | gossip
這陣子不用上班,有幸整天窩在沙發裡看著四十六吋高清電視播放的奧運。賽事當然精采,而高清的畫面也確實提升了觀賞性及代入感,彷若是咫尺之間。遺憾的是亞記的數碼廣播選擇雖多卻不是高清,雖然經常受不了三色高清台的嘈音而轉台,但畫面質素一比較下實在更讓人受不了非高清,縱是同一場比賽也只好繼續活受罪。如果可以是三色台畫面配以亞記旁述及亞記的小資料字幕就好了,唉。

說回奧運,運動競賽固然扣人心弦,多了頻道轉播直播也讓觀眾接觸到更多項目。我一直不太喜歡看女子室內排球,亦因此以為自己不喜歡排球,但這次發現原來沙灘排球和男子室內排球是超好看的。沙灘排球節奏緊湊清脆利落,男排力度強速度高扣殺厲害飛撲勇猛,我甚至開始覺得比籃球更刺激呢。另一邊廂的手球水球也很吸引,坦白說,所以球類活動都極好看,惟獨足球我是真覺得有點冗長,這是男女大不同之一嗎?

彈床是我另一個驚喜項目。當體操越來越以難度系數決定一切,我實在不懂欣賞為甚麼那些難度甚高但稍欠美感的居然壓過一套完美但難度較低的動作。彈床好像沒有那麼小心翼翼咬牙切齒,感覺輕鬆自在得多。

最後的驚喜來自馬術盛裝舞步。許多人說那隻馬不知道在做甚麼悶得要命,不過我卻真的覺得很優美很動人。要訓練動物做甚麼不難,但居然可以表達出美感而不是死死的擺手動腳實在太不可思議。不過,這個嚴重歧視窮人的項目,好像跟奧運精神不符。雖說其他項目都不見得公平,但沒有幾百萬買匹馬回來然後小心呵護料理,任你如何出色也都不能出賽。沒有鯊魚裝高科技跑鞋可能會很吃虧,但有實力的至少也一定能出賽吧。


tael | 20th Aug 2008 | gossip
剛過去的兩天,是我活這麼久以來最難過的兩天。今天我又活過來了,才有精神摸上來瞧瞧,赫然發現這個自說自話的網誌竟然就在這兩天成了焦點推介,實在太神奇。

我不擅於寫東西給別人看,但我喜歡文字,喜歡以文字把自己的感覺和思緒定鏡在一瞬間。曾有人說我非常意識流,也有人說我太理想主義。更多人說,常常看不懂我寫的東西,可是就是很喜歡看下去。想來那只是奉承的話,或者我的隨感與隨想反映了一種空的存在,又或者似有還無的東西最教人入迷。

寫網誌曾經為我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人和事。有人從我的字句間認識我並對我產生特殊的感覺,有人以為閱讀我的網誌等於了解我。其實我雖然一直很努力想要弄清自己,但也往往徒無勞功。別人看到的讀到的只是我的皮相,了解一個人不是去了解他的想法,而是能夠知道為甚麼他會有這樣的想法。有人甚至喜歡得剽竊我的文章,我沒有生氣,反而感謝對方如此抬舉我。而當然,網誌,也催化了我跟命中註定那位的相知相許。

我從小就覺得自己很怪異,彷彿我的存在是由無數個自己組成,而我就是要窮一生去調和眾多的自己。我的成績一向不錯,甚至莫名奇妙被喚作所謂尖子。我相信的美好和真理在現世卻無法找到,讓我看清那些所謂專業人士所謂知識份子所崇尚的,更像妄想症及自我催眠的虛象。最終我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既容許我在現實世界生存得妥當,又能完整保持其餘的自己。

我喜歡美樂但又同時看聽K歌。我喜歡一切美的東西卻又沒有藝術天份。我喜歡胡思亂想卻聲稱自己熱愛哲學。我喜歡文學但閒時最愛看八卦雜誌。我非常喜歡吃但不那麼熱衷做菜,可是我卻似乎蠻有烹調天份。我有著文科的喜好但卻是個絕對理科人,甚至專業也是陽盛陰衰的資訊科技,所以我也愛弄弄電腦玩玩電動。我有著文人的清高但又喜歡玩玩股票研究投資。我真的有太多興趣,可是沒有一個特好的,讓人無法把我好好分類,淪為四不象。我其實是一個無以名狀又矛盾的存在。

扯遠了。不知道為甚麼成為焦點推介,其實我這個網誌自說自話,瞎七搭八的甚麼也有,很多時候連自己也看不懂猜不透。不過,如果你仍覺得我這些東拼西湊還算可以,我衷心的想說聲,謝謝。


tael | 15th Aug 2008 | book

數年後重看侯文詠的《點滴城市》感觸更大,或者是我更貼近廿九歲的侯文詠。

一貫的侯文詠風格,短短的三十三篇文章,記載他游走現實與夢想的愛與恨。殘酷的現實,尚有希望的現實;珍貴的夢想,淪為空中樓閣的夢想。我們生活的現實裡,充拆著許許多多跟夢想相反的事例,夢破了,我們卻戮力撿回夢的碎片,拼湊一點點夢的模樣,安撫那個殘缺不全的自己,縱然指頭被碎片戳破血流也甘之如飴。侯文詠以一貫的知性,對世界作出個人深刻的同情和斥責,每個含有底蘊的故事透視種種無奈和失望,及從此中偶然發掘到的光輝,讓愛恨交織的我們得以苟延殘喘。

或者廿年後當我重讀此書感受不會這般深,但我期許,我能一直保存這份赤子之心,那樣的愛,那樣的恨,那樣的失望,又那樣的拚死拾起夢之碎片,週而復始地重新對生活充滿希望,以破指頭染紅的夢成全一顆垂危的心。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