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15th Jul 2008 | being

思念也可以形象化,於餘音裊裊之中鑲滿不捨之情。

雖然每天也通通電話甚至見見面,可是越靠得近,卻更加不可遏止地掛念對方。然後就有種幸福專屬的心酸於思緒間的夾縫奪門而出,而我,似乎只能讓潮水般的思念不停湧出心瓣,彷若是個無止境的泉眼。

嘴裡說著再見,心裡其實是千千萬萬個不願意,無數強烈的思念也都隱然於尾音中悄悄隨空氣流動。

你都聽出來了,那些不安份的氣壓,那些吃力抑壓著心底驚人依戀的氣流。

我說,這不是imperfect cadence嗎。音樂裡的不完全終止式。

樂曲其實並沒有真正完結,若有所失的留白,反倒帶來更多懸念。


tael | 14th Jul 2008 | gossip

最近工作忙昏了,腦子總是死實死實的,回到家中兩肩一鬆,又好像活過來了。

每天營營役役的工作,雙眼因長期對著螢幕而刺痛,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導致身體疲倦不堪,心裡卻是從未有過的充盈。當了廿年學生,還是頭一遭感到自己對社會有點貢獻,而自己身為母獅的事業心和虛榮心也得到充份的發揮。雖然工作很累人,但我喜歡工作。下班後,另一個自己總是得到徹底的解脫,辛勞過後讓我可以無愧地盡情享受自己,這才是最真實的存在。

當然,大前提是這份工作理想得甚至乎羨煞旁人,性質而又適合自己,同事間相處融洽,才可以這樣既喜歡工作又可以享受人生。假風流,真快活。


tael | 12th Jul 2008 | being

死線的聲音很好聽,聽了半個多小時才捨得去睡,雖然都已經睡不著。從平淡緩慢到激昂,刺耳的響著,卻竟然覺得動聽得要命。

按捺住的一種感覺。所有影像看出去都是暗紅色。

強顏歡笑。指頭按動,聲音曳止,噁心的感覺貫徹全身,想吐。然後胃真的痛起來,絞痛,痛死,好想吐好想死。我都說,承諾根本甚麼都不是,我們不斷的不能信守承諾,承諾最大用途是教人失望和帶來傷痛。

終於都說出來了,我早說呢,那又怎樣呢,我不覺得偉大,我不會感恩,那又怎樣呢。

去死。絞痛到死。

在地下鐵看到兩輛列車將要相撞的一剎那,我會帶著一個遺憾死掉。


tael | 8th Jul 2008 | being

放逐自己,似乎是唯一可以減輕罪疚感的方法,以自虐來懲罰自己。

踏出電梯看到那個太熟悉的身影,一瞬以為自己又像今早上班時那樣出現幻覺。

星期一的上環中環街道,異常寧靜,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慵懶。不用說話,掌心握著掌心就是最好的詮釋。一起快將一年,離別時仍然有種心酸心碎的感覺從心底湧出。在幸福的瞬間,更怕幸褔會飛走。

那雙心痛的眼眸,讓我不能再放逐自己。

柔腸,寸斷。


tael | 7th Jul 2008 | book

許多年前在大眾書局的搬遷清貨中,以二十元買下這本《時光紀念冊》,最近終於把它看完。

當年買下它純粹出於那種「台灣感覺」,翻了兩翻,卻漸漸把它鎖於書櫃裡,一直到最近。書裡輯錄了數十篇不同的「物件紀事」,每一類物品都有五六七年級的代表訴說他們的專屬回憶。對於作者們的名字我雖然很陌生,卻不減看書的興味。沒有期待這是本引人入勝發人深省的書,但一篇篇的小品倒也很窩心,尤其在繁忙喧鬧的地下鐵裡,短短的一則記載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或是一個身影模糊的片段,已足夠讓我在人群裡淺淺的笑一笑,安於自己這個寧靜的小角落,跳脫出擁擠蒼白的流水生活。

年齡上接近七年級的我,竟對五年級的紀事產生無法詮釋的共嗚,許是我的精神年齡,實在太超現實了一點。不同世代的人對同樣的事有著不同的徨恐或鍾愛,印證了時間跟我們的關係樹圖。如果我誕生於另一個世代,想必會跟這個我南轅北轍的走著,依附於截然不同的物件上隨時光飛逝。

每人也有屬於自己的物品,死物,活人,連死去的回憶,也一併活化。我的回憶,又是寄生在哪件載體上呢。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