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28th Jun 2008 | food

記得小時候的韓國燒烤十分滋味,銀色泛油的抽氣管發出隆隆聲,把那濃烈得過份牛羊豬雞的肉香抽走,但滿桌仍是那種散不開的香味。

來到現在,滿街的連鎖韓國燒烤所提供的食物跟垃圾無異。用奇怪的調味把一片片不新鮮的肉塊染成過份鮮艷的顏色,以那化學的味道蓋過雪味,以那化學的顏色漂走暗啞的劣質肉色。要下醃料的食物很易弄,也很易騙過這世代不尊重食物、不懂心懷感恩的垃圾焚化人。

韓國食物甚有特色,濃味之中卻不會埋沒食物的原味,反倒顯得相得益彰。最近天氣悶熱,燃起韓食的慾望,讓我走進梨花園。我對韓食沒有研究,只知道那裡的肉有 肉味,豬是豬的口感,牛有牛的濃香,雞盛著甜甜的肉汁,自然的醃料把食材的香味引了出來,都是肉香。以前老覺得生菜和辣醬會把肉味掩蓋,卻原來,真正配搭 相宜的生菜包,會讓你從此以後也不會淨吃肉,而像韓國人般大口大口把生菜包塞進口裡,滋味無窮。叫的是二人餐,還有清甜得要命的豆腐海鮮湯和白飯,每人只 是二百多塊,划算。

光顧老店,就別談服務了好不好,就像誰會要求名店對你低頭哈腰呢。

梨花園韓國餐廳
總店:九龍尖沙咀加拿芬道25號國際商業信貨銀行大廈八樓
尖東分店:香港九龍尖沙咀東部麼地道68號帝國中心UG43-48A
上環分店:香港上環干諾道中119-121號漢貿商業中心地下

tael | 27th Jun 2008 | food
作為《飲食男女》忠實讀者,看到雜誌介紹椰汁大王,當然要試一試。

炎炎夏日來一杯鮮製椰汁,透心的涼快。呷一口,清香的椰汁滑進喉 嚨裡,好喝。清清的椰香,沒有一味死甜,喝過以後真正的解渴,不會甜膩到起痰,就知道沒有欺場。報道說用的是頂級馬來西亞椰子,在鋪頭新鮮開殼起肉,即叫 即做,只加少量碎冰,只加開椰子時的椰汁一起攪拌,真正絕不欺場。

看到網上有人說椰味不夠,實在覺得可悲。他們以為濃縮的罐頭椰汁才算是真正的椰味,用上真椰子卻反而不識泰山。生果怎會濃烈甜膩如此呢,看來是被工廠製造的糖份破壞了味蕾,吃不出那種椰子的清香清甜。本來各有所好其實沒甚麼,不懂品嚐清香也沒甚麼,我只是替味蕾惋惜罷了。

值得一提是,店員很細心,果然是心機小店。

椰汁大王
旺角弼街72號地下
另於水渠道及福榮街設有分店

tael | 21st Jun 2008 | gossip

今天某專欄說不明白為甚麼女人會買成本三百的三萬元手袋,實在不知所謂。購物對女人來說從來不是談實際,而且名牌更像是藝術品,根本不能用成本去衡量。真正的名牌拿上手真的會很不一樣,至於貴不貴就看個人口味吧,我討厭LV當然覺得它貴,但同時也有很多不懂欣賞西太后的覺得它不值。

設計是一門藝術,只是太多人追求虛榮,扭曲了一切。而且,喜歡的話多貴也值得,對於真心喜歡時裝的人來說,買一件千多塊的Tee是因為喜歡而不是虛榮,我是由衷欣賞的。

世上太多不知低蘊的人站在一旁胡說八道,從未了解過名牌為甚麼要會賣這麼貴卻在大放厥詞,根本沒有資格說三道四。別的不說,我倒是覺得LV賣得貴是有原因及值得的,雖然我很不喜歡這個牌子,但作為一個牌子我欣賞它,就這樣。了解人家的生產過程、用料手工各樣及在實用層面上如何的優秀再回頭說人家貴得不合理也不遲。如果出於虛榮的成份少一點、出於喜歡的成份多一點,「貴買平用」是至理名言。

金錢是用來買快樂,不是用來買理論。金錢是用來買享受,但不是用來買虛榮。虛榮不是快樂,快樂跟別人無關。


tael | 17th Jun 2008 | being

回到貝澳,熟悉的沙灘,熟悉的碼頭。洗澡。

記憶似乎是那樣遙遠,卻又輕易回到一米五的視點。

那些自由的黃牛,那撲鼻的田園氣息,那高高的石階。那小屋,那小花園,那個躺在幾尺外寧靜的沙灘。

更衣室沒多改變,只是橫行的小蟹不見了。還記得那年看見寄居蟹,拾了那許許多多美麗的貝殼。伸手可及,都是小花園那透心涼的石柱。

回憶似乎是那樣簡單的美好。

在那個炎夏的晚上,在簡陋的餐廳吃著晚飯,電視播著亞視的解剖外星人特輯。滿屋蟲鳴,唯一的娛樂是在櫃子裡的一個發光玩意兒,青黃色的轉呀轉。臨走時你把它端正放回原位,想著下一次能再玩,但你終於再沒有回來過。

這個美麗的地方只活在你的記憶裡,惟獨黃牛們仍在地球某處寫意地走著、歇著。然後只有那台舊電視沙沙的叫著,有個女孩子蹬著腿在那硬膠上洗澡。


tael | 11th Jun 2008 | being

在地鐵裡看著書感覺逍遙,大隱隱於市。余光中先生跟龍應台教授把老生常談的題目講得引人入勝。

原來,那個我一直探索的自己,是存在於那個「空」的現實裡,難怪我對空靈這詞有種莫名偏愛。對,每當黑夜籠罩,便被召喚去深切面對孤獨的自己。孤獨是不能排遣的,連命中那位也無能為力。

但是,空的自己,如同盛在透明玻璃容器裡的空氣。瓶身不是密封的,跟世界仍然剪不斷,縱使仍是一種孤獨的存在。然後,你知道,他會以一貫柔柔的目光寵著你,把瓶子緊緊抱在懷裡,讓你溫熱起來。

暖暖的。

暖暖的孤單,其實是種深刻的幸褔。

一直如此,直到。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