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tael | 22nd Apr 2011 | being

三年前,我常說,我相信你,我更相信,走下去會越來越好。

當我的信仰變成事實,我才醒覺這中間的磨合,是何等驚人。當年的一切一切,仿若隔世。換另一個角度,是你摸清我的脾性,懂得怎樣對付我。

又是一個幸福的週末,最簡單不過。

看到那可憐的失敗之作,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快樂與感動。如果太輕易太完美,那就沒有心思可言。

笨拙得可愛,恰恰就是我的情之所鍾,謝謝你。

最近,像是變了另一個人那般,變得懂得照顧人了。你知道的,我這個人最害怕缺乏安全感,最近,很踏實很快樂。


tael | 21st Apr 2011 | being

我果真輕易地謀殺了自己,最近聽甚麼歌也再難感動。

一片空白中再打碎。我不認為這是甚麼驚天動地的事。

抬頭望向四十五度前的晚空,一片茂密的樹葉透出華燈,上天下地,卻是這般遼闊開揚。

只是今晚靜靜聽著那些歌,七年來最深刻的感動,竟然沒有讓工作的生活埋葬,都一併回來了。

躺在床上。心碎。觸動。壓抑。崩潰。我還是,總是,經常地想起我的大少。

血液帶著腥甜,微笑帶著眼淚,甜蜜帶著絞痛。

當年的時間,真的是如此無盡頭的無窮盡,終究我是太快把當時忘掉。

這一刻,時空對摺,成為最短的距離。


tael | 16th Apr 2011 | being

似乎已經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而是應不應該對那些人這麼好。

五年前,年代久遠,除了蜜糖罌的笑話,其它都忘掉了。不是記不起,是忘了。

我念的原來不是舊人和舊情,是舊情懷。我愛你們,一直沒變,但你們又是誰呢。

像我跟V說的,我是老華僑。

生命不過僅僅是比平行線好一點的交匯線,曾經一度切入,卻是一百七十九度切出。

不必訝異,無須歡喜;記得也好, 最好忘掉,那曾經的光亮。


tael | 31st Mar 2011 | being

從前認為最幸福的事,抱著大少躺在沙發上白相。

有種幸福稍縱即逝。

愛甚至不是永恆,惟有思念才能超越生死。

大少一直都在,夜幕低垂時,仍然想起,沒有變改。

排遣,排解,如果不能。

全蝕。別誤會,是心,或者更像偏蝕。誰知道,站在陌生的國度時,才想起。


tael | 28th Mar 2011 | being

花展已成為每年的節目,雖然細雨紛紛,不減興致。

為了零用錢爭持不下,哈哈,一方堅持不要,還拋下一句「不喜歡有這麼多錢」。不用替我省吃,我自己儉用就可以。

重視的人,所以重視其感覺。

從小幾乎沒聽過甚麼稱讚,今晚聽著昨天飯局的那些閒談,心中自是十分激動。我很喜歡自己成為那似乎不經意帶點不在乎的主題。那輕描淡寫的一句,就是我所重視的。如果知道我的紫微命盤天同化祿在哪宮,便會明白。

沒有甚麼原因或想法,只是,單純地,我重視最重要的你們。

你的身影,總是為我帶來最大的快樂,興奮地在餅店外團團轉,甚可愛。都說你是我的吉祥物,所以要時刻帶在身邊,嘻嘻。

雖然累,但快樂。果然,我的快樂不是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而是在某些人的快樂之上。然後,你問我某人快不快樂,我就知道,世間惟有你懂得我。


Next